事必有因:以大數據看「反送中」示威者訴求變化

香港「反送中」運動持續進行中,示威者的訴求隨事態發展而改變,其可以網路大數據觀察、分析得知。

Image source:編輯自wiki圖片

文/偉文
自6月9日103萬人遊行至今,香港「反送中」運動持續時間逾兩個月,示威者的訴求由反對《逃犯條例》修訂草案,演變到今天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,更甚流傳有「光復香港」、「時代革命」以及「攬炒」的目的存在。

一場由反對《逃犯條例》修訂的單一訴求示威行動,為甚麼會在兩個多月間擴展成要求「五大訴求」的長期抗爭運動?其後又是甚麼原因促使「光復香港」、「時代革命」更甚「攬炒」的理念萌生?

藉梳理這兩個多月來的事態發展時序,並結合有關示威者訴求變化的大數據分析,可得知示威者訴求的變化是受社會運動的事態所影響。以下便為《KEYPO大數據關鍵引擎》就「反送中」示威者訴求的變化,以爬梳、分析香港網路大數據而產生的圖表:

image source:《KEYPO大數據關鍵引擎》(分析期間:2019/06/08-2019/08/20)


以上圖表的分析項目有四個,分別為「反送中」、「五大訴求」、「光復香港」以及「攬炒」,且以四種顏色線條呈現數據動向。

 

從「反送中」到「五大訴求」

由圖表可見,示威者的初始訴求非常鮮明,網上討論亦相當一致,為「反送中」,亦即是撤回《逃犯條例》的修訂。「反送中」的網路聲量於6月16日達至最高峰,當日亦為「2百萬+1」的示威遊行。其後政府分別在6月21日宣布已完全停止《逃犯條例》的修訂工作;7月2日回應「草案將失效或死亡」;7月9日宣告《逃犯條例》草案已經「壽終正寢」。 

然而,政府回應實際是沒有滿足示威者對《逃犯條例》的「撤回」要求,是以相關的示威行動一直持續進行,並且隨事態升溫而衍生「五大訴求」:「撤回惡法」、「釋放示威者」、「取消暴動定性」、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」以及「實行雙普選」。其後的「反送中」示威行動的訴求便不再是單一針對《逃犯條例》,而是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,其既成為口號,亦是示威者堅持要政府回應的訴求底線。

 

「攬炒」與「光復香港」的數據動向

由以上《KEYPO大數據關鍵引擎》分析的圖表可見,6月9至7月14日期間,示威者訴求主要在於「反送中」以及「五大訴求」,網路上甚少就「攬炒」與「光復香港」的討論。以至7月14日開始,「攬炒」的網路聲量便有上升的趨勢;更至7月21日,「光復香港」的網路聲量在剛開始爬升後至8月4日,一直高於「反送中」以及「五大訴求」。 

「攬炒」意謂同歸於盡;而「光復香港」實是具有後句,為「時代革命」,則意指要恢復、收復香港,且要對舊有的社會弊病進行時代性的革新。實際上,「攬炒」與「光復香港」都不是一個具體可落實的訴求,其更類同於部份示威者集體認同的價值追求。

「攬炒」與「光復香港」的訴求萌生原因,若從示威行動的時序觀照,實是與兩件事件勾連。其分別是7月14日,警方進入沙田新城市廣場暴力清場事件;以及7月21日,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事件。事件是否直接導致示威者對「攬炒」與「光復香港」價值的追求,是需要更深一層的研究探討,但我們可以先從解構示威者身處的時代背景作出初步理解。

 

「後物質時代」的價值觀追求

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亦在7月14日於Facebook發表了「沈旭暉隨緣家書」系列的一篇文章,內容涉及分析「反送中」示威者因時代背景而產生的價值觀。沈旭暉於文章中提及香港社會處於的矛盾,是有關於「物質時代」和「後物質時代」所建構的兩種價值觀的衝突。「物質時代」的人身處在衣食不足的時代,因為缺乏而產生追求,是以建構重視基本需求與一切物質生活的價值觀;「後物質時代」簡單而言是「衣食足才會知榮辱」,即為對基本生活需求、物質生活以上的追求,其包括民主、人權、自由、尊嚴等等。

若從「後物質時代」的概念去觀照示威者對「攬炒」、「光復香港」與「時代革命」的追求,重新關聯思考其萌生的時間點,即以上提及7月14日與7月21日的兩件事件,可以了解示威者對「攬炒」、「光復香港」與「時代革命」的追求,是他們所相信、嚮往的價值觀被破壞後所採取的即時反應。

 

「五大訴求」的大數據動向

縱然示威者對於「攬炒」、「光復香港」與「時代革命」的討論曾經一度超過「反送中」和「五大訴求」,但由於「攬炒」、「光復香港」與「時代革命」只是示威者價值觀的追求,並非無一種特定指涉的實質訴求,是以運動核心應是大部示威者不斷重申的「五大訴求」。 

「五大訴求」的聲量在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恐襲事件後,長時間低於「攬炒」與「光復香港」,但在廣泛組織的大型抗議活動舉行時,「五大訴求」的聲量便會達到最高,例如8月5日的「全民三罷」以及8月18日維園的「流水式集會」便是如此。然而,若把「五大訴求」展開、獨立分析聲量,可觀察示威者對「五大訴求」的主次關係,以下為《KEYPO大數據關鍵引擎》以香港網路大數據就「五大訴求」而產生的圖表:

image source:《KEYPO大數據關鍵引擎》(分析期間:2019/06/08-2019/08/20)


「反送中」在林鄭「暫緩」後攀升高峰

香港政府在6月推行《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》修正草案的二讀審議,無視坊間眾多的反對聲音,激起了廣大市民的不滿。6月9日,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「送中」大遊行,宣佈有103萬人參加。由於政府並未給予市民滿意的回應,6月12日,金鐘的市民發起佔領行動,下午三時左右進攻立法會,警察發射布袋鉛彈鎮壓,拘捕多人。

6月15日,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暫緩相關的二讀審議,反而引起民間更大的反對聲音,要求她正式宣布完全終止該條條例。也正在當天,網路有關「反送中」的討論急升,數字明顯反映了港人對政府回應有所疑慮。6月16日「反送中」的網路聲量達至整場運動的最高點,同日,民陣發起「反送中」大遊行,宣佈參加人數為200萬加1人,創下香港最多人遊行的紀錄。

及後,有關「反送中」的網路聲量迅速下滑,反映了香港網民對這次社會運動焦點有所轉變,有其他更切身的訴求需要討論,「反送中」在6月16日已非「五大訴求」網路最多人討論的項目。

 

警民衝突促使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成核心訴求

香港「反送中」引起的警民衝突、流血事件隨時間愈來愈多,許多示威者都反對政府把示威定性為暴動,質疑警察濫用過度武力,他們認為現有監察機構無法有效調查、阻嚇警方濫權,故提出成立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的訴求。圖表可見,「五大訴求」自七月至八月中旬,「撤回暴動定性」和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的網路聲量高於其他訴求,反映了示威者對政府、警方言行的不滿,隨著更多衝突而不斷攀升。

7月21日晚,元朗發生白衫人無差別攻擊市民的「恐怖襲擊」,國際媒體以至香港各界都相當關注是次事件,尤其是多條網路影片可見,警方放任白衫人的「恐怖襲擊」,並未及時制止,促成流血悲劇發生。同日,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的網路聲量升至最高點。影響及後,網路討論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的數據亦自此普遍凌駕於其他四大訴求,顯見市民視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為是次運動的核心訴求。


小結:事必有因,社會、政府應重申思考示威者訴求及其來源,從而對症下藥。


延伸閱讀►►►


反送中爆紅十大記者!立場姐姐居然只係得第三名?

片/曾俊華力勸香港人和解!語重心長竟然換得網民咁回應?

片/香港人不反中國人?網民向大陸律師陳秋實致敬!


x

訂閱DailyView網路溫度計(香港版)電子報